传说典故 >>

赵飞燕的历史

副标题:赵飞燕的历史   文章来源:__   责任编辑:loffy

上传时间:2015/11/22 15:25:31

简要介绍:一提起西汉成帝之后赵飞燕,史家往往以“伤风败俗、纵欲乱国”命之,并常常与兄妹乱淫的文姜、淫乱秦宫的庄襄王后、残忍放荡的贾南风相提并论,大声地斥责她为“红颜祸水”,并感慨地说:“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正史对赵飞燕的记载是千篇一律的,《汉书》仅仅在《成帝纪》、《佞幸传》、《外戚列传》中以反复带过,并以“谮告许皇后”、“贼害后宫皇子”的形象出现,其余皆无所载。然而赵飞燕是个很有意思的历史人物,在正史上记载单薄的她却以极其丰满的形象出现在以《赵飞燕别传》为代表的一系列野史中。有关赵飞燕的传说在民间更是大盛其行,自古以来,均为街谈巷议者所津津乐道。基本而言,赵飞燕的形象已成定论,所以下文并非要刻意地标新立异,为赵氏正名,所要做的仅仅是梳理一下正史与野史中的赵飞燕,并从中点出几个让人深思的问题,仅此而已。那就让我们带着这些先入为主的观点走进真真假假的赵飞燕世界。

  出身卑微

  赵飞燕出身卑贱,这在正史中已有所载,《汉书·佞幸传》中有言:“赵飞燕贵幸,上欲立,以为皇后,太后以其所出微难之。”而在民间,赵氏之出身的描写是绘声绘色的,此见《赵飞燕别传》:

  赵后飞燕,父冯万金。祖大力,工理乐器,事江都王协律舍人。万金不肯传家业,编习乐声亡章曲,任为繁乎哀声,自号几靡之乐,闻者心动焉。江都王孙女姑苏主,嫁江都中尉赵曼。曼幸万金,食不同器不饱。万金得通赵主,主有娠。曼性暴妒,且早有私病,不近妇人。主乃托疾居王宫,一产二女,归之万金。长曰宜主,次曰合德,然皆冒姓赵。宜主幼聪悟,家有彭祖方脉之书,善行气术。长而纤便轻细,举止翩然,人谓之飞燕。合德膏滑,出浴不濡。善音辞,轻缓可听。二人皆出世色。万金死,冯氏家败,飞燕姊娣流转至长安,于时人称赵主子,或云曼之他子。

  而《赵飞燕外传》里的赵氏出身已经有渲染之嫌。另有载,赵氏之母暗中与舍人冯万金私通而生下二女,将她们丢在郊外,居然数天不死,以为命大福大,才又抱回抚养云云。

  中国古代总喜欢搞些奇人必有异象之说,此又一例。

  《汉书》载:“帝为微行出游,常与富平侯张放俱称富平侯家人过河阳主,作乐见舞者赵飞燕而幸之。”正史所载偏于简略,民间中关于这段故事情节的渲染则丰满许多。

  飞燕姐妹流转至长安后,与阳阿主家令赵临共里巷,后于其家做歌舞伎。赵飞燕何许风姿?《赵飞燕别传》有惊人一瞥的描述:“赵后腰骨尤纤细,善踽步行,若人手执花枝颤颤然,他人莫可学也。”另外,明代艳艳生的小说《昭阳趣事》有幅《赵飞燕掌上舞图》,是赵飞燕站在一个官人的手上,做出各种舞蹈动作,扬袖飘舞,其御风之势,宛若飞燕。明代画家仇十洲有《百美图》,其中画有赵飞燕的舞蹈图。赵飞燕盛装,在一小块方毯上翩翩起舞,她双臂平展,ば淝岱鳎彝任⑶笸惹崽幔凡课⑶悖砬槲峦瘛U庑┧涫呛蟠业囊芟胫鳎梢韵胂竦蹦暾苑裳辔枳擞琶馈⑽杓即壳嗟某潭取?

  古代有“环肥燕瘦”之语,其中“环”指的是杨玉环,而“燕”指的就是本文的主角赵飞燕。从上文对几幅经典图画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读出赵飞燕的身形风姿。唐代著名诗人杜牧有《遣怀》诗云: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这首感伤抑郁的诙谐之诗告诉我们两个典故,“楚王好细腰”和“赵飞燕体轻能为掌上舞”。确实,“掌上舞”是说到赵飞燕而不得不提及的本领,具体情境见上文所描述的《赵飞燕掌上舞图》。那是不是真有其事?相传赵飞燕在汉宫太液池中一高榭上表演歌舞《归风》、《送远》,由乐官冯无方吹笙伴奏。正当歌舞酣畅时,大风骤起,赵飞燕凭借风势扬袖举袂尽情欢舞,成帝恐其被风吹走,急命冯无方拉住。冯氏于情急之下,一把拉住赵飞燕的裙角,只听得“吱啦”一声,薄如蝉翼的裙幅已被扯下一片。赵飞燕趁势对汉成帝娇嗔道:“要不是你命人拉住我,我岂不成了仙女了!”自此以后,宫中佳丽都将裙后留一缺口以为时髦,名为“留仙裙”。后来成帝命人修筑了“七宝避风台”,又雕镂了一只大水晶盘,命宫人托举盘子让飞燕做舞于盘上,“能做掌上舞”的说法可能与此故事有关。所谓“掌上舞”,实际上可能是某种双人(或数人)配合表演的,类似中国杂技、武术或芭蕾等舞蹈里面托举式的技艺,而不是真的说能在人的手掌上跳舞。极言如此,意味赵氏身轻如燕。留仙裙,除了上文的这种说法外,《赵飞燕外传》还有另外一种提法:“(赵飞燕)衣南越所贡云英紫裙,碧琼轻绡……他日,宫姝幸者,或襞裙为绉,号曰留仙裙。”但不管如何,赵飞燕的“留仙裙”确实引领了有汉一代的服饰风潮。

  言归正传,汉代自汉高祖开国以后,历经惠、文、景、武四帝,文治武功,颇有盛世之象,但从昭帝、宣帝开始,由霍光秉政,到元帝的时候,王政君一派的外戚王氏开始独揽朝纲大权,于是使得继位之后的年轻皇帝——汉成帝大权旁落。汉成帝名刘骜,是汉元帝的长子。初为太子时,“好经书,宽博谨慎”,很得元帝欢心。后来,元帝虽然发现他并不是理想的皇位继承人,但因种种因素的制约,元帝改易太子的想法未能实现,刘骜于竟宁元年即公元前33年继位,是为汉成帝。平心而论,汉成帝并非一无是处。他曾经罢斥了佞臣石显,撤除了中书宦官;下诏鼓励臣民进谏,奖励孝悌力田,减免租赋,大赫罪人等。但是,从总体上看,成帝不是励精图治的皇帝。在王莽外戚集团专政擅权下,他乐得清闲自在,于是深宫内院,日日醇酒美人;长安市上,也夜夜选色征歌,从而使汉皇朝的腐败之风愈演愈烈。

  汉成帝有一次微服出行,来到阳阿公主家。公主召歌伎为成帝助兴。赵飞燕的外表条件如前所述,是非常优秀的,秀丽姿容、轻盈身材、出众舞技,这一切是其能够技压群芳、勇夺后冠的基本资质。成帝立刻倾倒于赵氏的声色之下,在一声“谁料侯府风月更甚皇家”的感叹之下,赵飞燕也就顺理成章地进宫了。

  由于赵飞燕的柔情万种、善于逢迎,使得汉成帝在赵飞燕入宫不久,马上亲笔书写圣旨,封赵飞燕为婕妤;又命人整修一所华丽异常的别宫,命为“远条馆”,让赵飞燕居住,赏赐的珍珠首饰更是不计其数,由此可见成帝对赵飞燕的宠爱备至。

  然而皇宫自有皇宫之礼,赵飞燕的皇后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赵飞燕虽然能歌善舞,通音律,晓诗书,妖娆媚艳,但因为其出身卑贱,所以当汉成帝封她为婕妤时,后宫已经议论纷纷,都认为赵飞燕只不过是个惯于蛊惑的尤物,难登大雅之堂。而这时的赵飞燕也收敛气息,一味地谨言慎行,对皇后很恭谨地执婢礼,从而消除了皇后的戒心,待之如姐妹;又刻意低声下气地与宫中粉黛结好,也逐渐松弛了后宫佳丽对她的敌意。既蒙皇上宠幸,还得委屈求全,这些当然是表面功夫,赵飞燕不甘其位,其心中早有一套“夺后”之计。在赵飞燕进宫半年之后,其妹妹赵合德也被她引进宫来,受到汉成帝的宠幸。两姐妹轮流承欢侍宴,于是,渐渐地,“三千宠爱集于二身”。《汉宫曲》中有一《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曲为证:

  水色帘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

  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

  原来被汉成帝宠爱有加的许皇后与一代才女班婕妤,这二人是在赵飞燕“夺后”之路中不得不提及的两个人物。所以这里不妨荡开一笔,简要介绍一下许后与班婕妤两人。

  许皇后何许人也?她是大司马车骑将军平恩侯许嘉之女,成帝为太子时由元帝选配为妻。许后漂亮、聪慧,善写文章,又工书法,入宫一段时间后,便宠冠后宫。这也使得许后之父许嘉权势日隆,使同时参与辅政的大司马大将军阳平侯王凤等深感不安。传说许皇后因为妒忌赵飞燕姐妹备受恩宠而心有不甘,其姐许谒也替妹妹鸣不平,便暗中以巫祝祈祷赵飞燕早死,保佑许皇后重新得宠。赵氏姐妹早就想恃宠夺嫡而苦于没有借口,正好得知这个消息,于是立刻以“咒诅后宫与皇上”的罪名将许皇后告发。于是公元前18年冬12月,成帝废去许后,将许谒处死,之后又将许皇后一脉遣回故里。

  班婕妤是古代著名的才女,其德与才为后世文人、学者所咏颂。有这么一段故事:一次,汉成帝游于后庭,想要班婕妤与他同坐一辆步辇,被班婕妤严辞拒绝。她说:“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闻之,很高兴地称赞说:“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王政君将其与楚国时的樊姬相比,是因为楚王喜欢打猎而荒于理政,樊姬为了劝阻他就不再吃禽兽之肉,故得贤名。由此亦可见,班婕妤深得当时皇太后王政君的厚爱。其本人诵《诗》及《窈窕》、《德象》、《女师》之篇,每进见上疏,依则古礼,进退得体,才气横溢,故班婕妤入宫后,也曾深得汉成帝的宠幸,也曾生育过一子,后不幸夭折。后因为许后之事,班婕妤受到牵连,在审问她的时候,她从容应对道:“妾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蒙福,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诉;如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一席话下来,班婕妤以其不卑不亢的言辞打动了所有的人,汉成帝还特赐黄金百斤。班婕妤虽然没有和许皇后一样在宫廷斗争中被废,但也心有余悸,在这场斗争之后则急流勇退,匿居长信宫中侍奉皇太后去了。《汉书·外戚传》曰:“赵氏姊娣骄妒,婕妤恐久见危,求共养太后长信宫,上许。”婕妤退居东宫作赋自伤悼,留下了一首《怨歌行》凭后人垂悼感伤: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言归正传,许皇后被废后,成帝一心一意想立赵飞燕为皇后,无奈皇太后王政君嫌她出身卑微,坚决不予批准。急得成帝茶饭无心,愁眉不展。此时,太后姐姐的儿子淳于长正做侍中,他千方百计在太后面前为成帝说情,往来传语,终于得到太后的认可。永始元年(前16年)四月,成帝先封赵飞燕的父亲赵临为成阳侯,改变其卑微的身份。六月,册立赵飞燕为皇后,而淳于长也被封为定陵侯。赵合德则被封为昭仪——这就是赵氏这场宫争的结果。汉代民谚有云:“燕燕尾涎涎,张公子,时相见。木间仓琅琅,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说的就是赵飞燕。“燕燕尾涎涎”指她的美貌,“木间仓琅琅”暗示其将当皇后,这又是异象之表。

  以上繁复的宫争过程是正史简练几句话的演绎。《汉书》有云:“鸿嘉三年,赵飞燕谮告许皇后、班婕妤挟媚道,祝诅后宫,詈及主上,许皇后坐废。……赵飞燕为皇后,妹为昭仪。”

  赵飞燕做了皇后,成帝对他的宠爱却渐渐衰减,而其妹妹赵合德则受到成帝的备加宠爱,被封为昭仪,住在昭阳宫中。其宫内不是“金碧辉煌”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切皆铜沓(冒)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红,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然二者皆无子嗣。古代“母凭子贵”的思想是非常严重的,特别是深处嫔妃成群的后宫之中,因而生子就成为巩固和提高自己地位的重要条件。为此,二人不惜冒险与其他男人偷情,以期生出挂在成帝名下的孩子。特别是赵飞燕,因为后期的失宠,更成为野史方家争相渲染的对象。与冯无方、庆安世、燕赤凤等数十名男子的关系也成为后世艳情的着笔所在。绥和二年春,即公元前7年,成帝暴病而亡。由于成帝身体素来强健,又值45岁之盛年,民间都归罪于赵昭仪纵欲无度。皇太后下令大司马王莽等官员对成帝死因进行调查,赵合德最后自杀谢罪。

  成帝死后,赵飞燕无依无靠,虽然哀帝即位后仍尊她为皇太后,但是她开始受到攻击。哀帝即位数月后,司隶校尉解光就上书皇帝,指责赵飞燕姐妹谋害成帝两个亲生儿子。奏章中讲到了许美人的故事。

  许美人住在上林涿沐馆,皇上数次召她到饰室,一年数次召幸,有时留数月或半年之久,元延二年(前11年)美人怀孕了,当年十一月产下一儿子。皇帝下诏靳严带儿科医生及五种和药丸散,送到美人住处。后来,于客子、王偏、臧兼听昭仪对成帝说:“你常跟我说你从中宫回来,如果是从中宫回来的话,许美人的儿子是怎么生出来的?难道许氏还要被立为皇后吗?”说着她很悲愤地用手自己打自己,用头去撞击柱子,又从床上滚到地下,痛哭失声,不肯吃饭,说道:“你今天怎么安置我?我要回家去!”成帝也生气地说:“今天有意将事情告诉你,你反倒怒气冲天,真是不可理喻!”成帝也不吃了。昭仪见如此,只好说:“陛下早知如此,为什么不吃饭?陛下曾发誓说,决不负我,今天许美人竟生下儿子,您负约了,这是为何?”成帝说:“正因为与你们有约,所以不立许氏。我一定不让天下女子超出赵氏,你不必担心就是。”接着,成帝诏使靳严持绿囊盛书信送交许美人,并对靳严说:“美人一定送东西给你,你收下放在饰室中帘南即可。”许美人用一苇子编织成的匣子放置所生之子,将匣子封闭,与绿囊所盛书信一起交给靳严。靳严依成帝吩咐,将匣子与书信放置饰室中帘南后即离去。成帝与昭仪坐,命于客子开启匣子。匣子还未解开,成帝就令于客子、王偏和臧兼出去,自己关上门,独与昭仪在室内。不一会儿开门,命令于客子三人将匣子封好,与绿色缯囊一起放置于屏风东。吴恭受命,将匣子与绿囊交给籍武,封缄上盖有御史中丞的印签。他对籍武说:“告诉你,匣中有一死儿,你埋于隐蔽之处,不要让别人知道。”籍武于是在监狱的院墙边挖一小坑,将小孩子埋葬。

  解光在讲述完这事后,以汉元帝处理长陵付夫人的事件为前例,以《春秋》断案,说道:“赵昭仪大逆不道,其罪过比许谒还严重,其亲戚皆在尊贵之位,迫近朝廷,群下寒心,这样不能够惩恶崇谊以示范于天下。请事穷竟,丞相以下议正法。”

  哀帝于是下令免去赵飞燕亲戚一干人等的爵位,贬为庶人,家属贬到辽西郡。议郎耿育上疏,对上述解光所奏案情持怀疑态度,并为赵飞燕做了一番申诉。由于汉哀帝因为赵飞燕的关系才得以继承皇位,加上她有恩于傅太后,所以,终哀帝之世,赵飞燕还是保住了其皇太后之位,但是王氏一脉皆有怨言。

  元寿二年(前1年)六月,哀帝驾崩。王莽挟持太皇太后王政君下诏,废赵飞燕为庶人,赵飞燕当天就自杀了。

  以上是正史对赵飞燕姐妹谋杀皇子一事的详细叙述,但是正如孟祥才教授所指出的几个疑点,赵氏虽不值得同情,但是历史不能虚构:首先,本案列举的证人虽然超过十名,但却拿不出物证。许美人生的儿子死后被籍武埋于狱楼垣下,案发后照理应掘取尸骨以为证,解光等也没有做。没有物证,这些证人的证词的可靠性就使人生疑。

  其次,封建皇帝个个希望有子嗣继承皇位,成帝既然与许美人和曹宫生有儿子,且自己又完全了解其内部,怎么会在赵昭仪挟持下杀害亲子呢?许美人的名份实实在在,她与成帝生出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最后,成帝活了45岁,嫔妃成群,却无一人生子,这说明他本人无生育能力。否则,无论赵飞燕姐妹怎么一手遮天,也不能使成帝断子绝孙。

  那为什么会如此网织罪名于赵氏一族?孟教授的解释是:赵飞燕姐妹出身卑微,她们的发达靠的是汉成帝的色令智昏。不过,成帝在世时虽然给了她们的外家以封侯的赏赐,但并未给他们任何实质性的权力,根本无法使她们形成盘根错节的权力网络,与王氏外戚集团相比实在不可同日而语。赵飞燕姐妹当年的盛气凌人、飞扬跋扈,靠的是成帝至高无上的权位。成帝一死,她们立即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特别是,由于她们在成帝当国时不知检点,树敌太多,与其他外戚、嫔妃间积怨太多太深。及至成帝寿终正寝,宿敌们一齐出来向赵飞燕姐妹身上泼脏水,有些趁机落井下石,众口铄金,使她们百口莫辩。事实上,对她们来说,自我辩解的权力已经被剥夺了。作为大司马大将军的王莽,在成帝死后,早就纠合一班朝廷官吏在以“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为名逼赵合德自杀;在哀帝死后挟太皇太后王政君以解光罗织的罪状逼使赵飞燕步其妹后尘。解光上奏所谓二皇子被害案恰恰是在哀帝尊赵飞燕为皇太后,并封其弟侍中驸马都尉赵钦为新成侯之后的数月,此时赵飞燕地位已经稳定下来。没有王莽背后支持,身为司隶校尉的解光恐怕不敢拂逆哀帝的意志向赵飞燕家族发难。而王莽支使解光编造此一假案,目的仅仅是为清除赵氏亲族在朝中的那点可怜的势力制造借口而已。

  但不管怎样,正如辛弃疾于《摸鱼儿》里所唱的——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至此,赵飞燕的故事已该落下帷幕。清代张问陶赋诗《美人篇》曰:美人实无罪,溺者自亡身。佛罪逮花鸟,何独憎美人?

0
0
0
浏览量:1786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
无标题文档
 
微信公众号页面手机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